当年那些一线办公空间品牌,现在都过得怎么样了?

2021-08-21 来源: 中信旅游攻略

  2015年“双创”被明确提出后,办公领域月开启了新赛道——办公空间,虽然之前在新的办公领域里也有商务中心这个版块,但这并不阻碍办公空间凭借灵活的租赁模式与迎合年轻工作者的场景营造,取得市场注目。

  在经过高速扩展、创业潮与资本潮的退却,以及去年疫情带来的压制之后,办公空间的发展轨迹也在发生着转变,在经历多次配对之后,并购、债权人退租、开拓多元市场、实行轻资产模式......不知不觉中已经童年了6年。

  那么经过这些浮沉之后,当年那些叱咤风云的一线办公空间品牌,现在都过得怎么样呢?

  优客工场

  提及办公空间,首先要说的就是优客工场,一直以来,优客工场扮演着是国内联办老大哥的角色,在一级市场游戏规则改变的情况下,优客工场应急取消IPO,转而借道SPAC造壳上市,在去年11月,优客工场成为了行业第一股。

  对于此次上市,很多人都在评论估值由30亿美元降到7.69亿美元,否被高估,以及优客工场否与投资人投了对赌。

  比起这些,我实在优客工场的发展过程,其实更有一点我们注目。

  在最初的5年里,优客工场共已完成了20轮融资,光2018年就完成了六轮,股东数量也从几个增长到了50个。并且,从2017年4月开始,优客工场先后收购了洪泰创意空间、碎片空间、无界空间、火箭科技等10家企业,规模一再翻倍。截至2019年9月,优客工场在国内服务的企业将近5000家,逾200个办公空间遍布全国44个城市。

  当规模和股东阵容空前强大时,盈利与估值虚高的问题也摆在了公众视野之下。

  优客工场当初这一系列举动,对标的正是办公空间鼻祖WeWork。当年在软银的助推下,WeWork一度拓展到29国家111座城,估值飙升至470亿美元。不过随后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预示规模的扩张,亏损也越大。

  通过不断的在实践中总结经验后,优客工场开始制订一系列标准化运营流程,逐渐加大技术投放,先后开发出有了智能办公管理系统UDA、数据处理系统Udata、智能会议机器人等智慧运营工具,助力其通过线上平台构建平稳运用及管理输出;通过旗下的希遇科技,以SaaS服务和IoT方案助力存量及增量商用空间在资产管理和服务上的数字化改变。

  通过不懈努力,优客工场在2020年第四季度净利润达6279万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构建首次季度盈利。累计2020年年终,优客工场轻资产业务在46个城市共签约125个场地,管理面积约为35.2万平方米。与2019年12月31日相比,轻资产城市数、签约场地数及管理面积数分别提高了84%、166%及105%。

  如果你有关注优客工场,你不会发现在市场回暖的今年,优客工场市场又开始了市场拓展,从刚刚过去7月到现在,先后在北京、上海、燕郊、西安、沈阳、长春、石家庄、常州、佛山等地建立起了多个新的门店,其中不少为轻资产托管项目。此外,在今年7月,优客工场旗下的大然凌一还沦为亚洲金融大厦B座首席代理,又为其轻资产转型作出了重大突破。

  纳什空间

  作为办公空间的明星企业,纳什空间一度在运营规模上超越优客工场,占有办公空间品牌规模第一的位置。也曾经取得了4轮融资,还发售了办公行业的首单ABS。

  不过这些都是过去了,2020年4月,纳什空间创始人张剑在朋友圈宣布,再次取得了老股东远洋资本的增持,沦为2020年以来办公行业唯一的一轮融资。但是,这次融资却有所不同以往。

  今年4月,远洋资本投资经理靳业宁取代张剑的CEO职位,张剑转岗至远洋资本顾问角色,张剑、陈亮在纳什空间已经无实际职务。远洋资本还向纳什空间驻了HRD、财务总监以及董秘,换句话说,纳什空间已全面被资本方远洋资本接管。

  创始人被踢出局,听得一起挺让人惋惜的,不过对于纳什空间而言未必是坏事。从2019年开始,办公行业急转直下,纳什空间打开了大规模裁员,其中有多位创立合伙人和高管辞职,到今年远洋资本进驻之前,纳什空间的人员规模从1000人已削减到不足200人。

  内部人员的大变动,势必会影响对外的服务品质。去年年初,纳什空间就被爆出一系列欠薪房租、退租押金逾期未返还的投诉。内忧外患的局面一是曾经的高速扩张引起的弊病,其二就是它的二房东模式。正式成立于2013年的纳什空间,在创立之始就主打“独立+联合”概念,其中“独立国家”所指的是“超级工作室”,主要服务于办公使用场景;而“联合”所指的是“联合办公区”,获取共享的服务,例如会议室。

  概念很好,但本质还是二房东模式。这种商业模式其实没什么问题,市场上有很多过得不俗的小二房东,其核心指标是租金差和出租率,如果控制好成本,是一门很好的做生意,但如果布局太广,有多个店面出租率不理想,或者收入无法保障租金开支,长此以往势必会产生多米诺效应。

  对于纳什空间的未来发展之路,其实更多人期待接盘者远洋资本接下来不会如何操作者,毕竟如今的纳什空间,在行业内的口碑已经大不如前,当其他品牌都在转型之时,我们也期待在远洋资本的调整运作之后,纳什空间可以顺利扭转颓势。

  氪空间

  提到办公空间,“氪空间”是必须要提到的。2018年初,在国内共享经济的风口之下,氪空间迎来了最高光时刻。该年度的前两月,它新增签下物业面积10.25万平方米,这个体量,已经超过了过去两年9万多平方米的社区运营面积。

  当年的刘成城对外回应,“氪空间相对来说不会以规模优先,效益次之,在保持20%净利率的基础上,加快规模的扩展速度。项目从签约到开业,大概只需3到4个月左右的时间。”而正是这种一味执着速度的扩展,在当时就很让人不懂。

  2018年上半年,上海上半年办公行业租用的写字楼里,氪空间就占到了73%,在北京,氪空间一度占了40%。租赁甲写如同买白菜一样,当时有部分行业人士透漏,氪空间为了争夺战市场,不惜以高于市场报价的价格来拿房。

  到了2018年后半年,和许多办公空间品牌一样,各种如裁员、关店、欠佣、内部腐败等问题的负面传闻,开始困扰着氪空间。

  不过就让,2019年4月,氪空间步入了关键转折点。原投资人、歌斐资资产合伙人王雪泉转入氪空间兼任新任CEO,原CEO钟澍离任,与此同时,原主管运营的COO孙亮也已经辞职。高管变动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股东们的思想意识高度统一,他们认为让“氪空间重返到商业地产本质,专注于盈利”才是正确方向,业务模式随之也从“办公空间”升级到“综合办公服务+新型资产管理”。

  在这之后,氪空间还成立了独立创意品牌Kreator以及KrPass办公通行证。一方面是全面输入氪空间平台获客和运营电子货币能力,通过独立国家全配式办公空间和共享会客厅帮助企业打造生态总部;另一方面用全国通行、包月办公、高性价比的特点,面向自由职业者、初创团队、总部外小团队及销售人群等有灵活办公需求的人。

  在上个月,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新的经济独角兽200强劲榜单》中,氪空间凭借综合实力荣登“中国新的经济独角兽200强劲”。此前,在新的经济智库长城战略咨询发布的《中国独角兽企业研究报告2021》中,氪空间亦以17.4亿美元的估值挤身榜单。榜单上的的成绩也一定程度上肯定了氪空间的转型成果。

  梦想特

  相比于其他办公空间品牌,梦想特应该却是比较特殊的。虽然在6年的发展进程中,它也受到过资本助力,也经历过低管人事变动,但是它在智慧运营方面却始终保持先行状态,导致在最初的时间里,一度让人误以为这家办公空间服务商的主营业务是做智能门禁。

  在2015年梦想特刚成立的时候,创始团队就指出办公空间不代表廉价,它是一种办公场景,这种场景必须以技术为底层驱动,去塑造成一种更高效、更便利的新办公场景。所以从成立至今,梦想加的智能产品部一直是公司人数占到比最低的部门。

  从无线充电会议桌,到无需螺丝、可灵活装配的自定义桌椅,从采用CARB-NAF、FSC国际顶级环保标准的办公家具材料,到沦为全亚洲首个取得WELL认证的联办品牌,一切都是为了提供高效、安全、智能的提升办公体验。

  在去年,梦想加还正式成立了办公空间服务领域第一家产品研究机构——EDGE空间研究院,自主研发的榫卯办公家具,用可灵活性装配的环保家具,满足了客户在不同场景下的使用市场需求。通过自主设计研发的智能办公系统,把通行系统、会议体系、运营管理、能源管理等多个功能镶嵌在底层逻辑上,因应其在招商、上下游资源联动,以及轻资产运营上的能力,梦想特已经创立了一个智能的办公生态场景。

  此前,梦想加空间曾与巴塞罗酒店集团达成战略合作,通过灵活性办公与酒店场景的自然融合,构建“不出有酒店的高品质办公”;今年1月,梦想加更是联手文轩BOOKS在成都打造出“阅享空间”,在网红书店中建构出了一个可用于阅读、冥想、产品展出、沙龙的体验空间。

  通过自主设计研发的智能办公硬件及系统服务,把通行系统、会议体系、运营管理、能源管理等多个功能镶嵌在底层逻辑上,因应其在招商、上下游资源同步,以及轻资产运营上的协同作战能力,梦想加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智能场景闭环。

  根据梦想特的发布情况显示,梦想特目前在北京、成都、上海、杭州、西安、南京、深圳等7个核心城市运营50+空间,运营管理面积超36万㎡,智能系统管理面积超强110万㎡。截止到2021年4月31日,梦想特空间累计服务腾讯、字节跳动、美团、华为、慢手、顺丰、滴滴、雀巢、误解、360、永辉、华谊兄弟、五粮液、华夏银行、蔚来汽车、阿玛尼、科大讯飞等3600多家企业及团队,整体注册会员超22万。其中北京办公空间为25个。

  办公空间回头到今天,短短6年,筚路蓝缕,不论是谁,在这期间都有过低光与低谷。在我们回顾一线品牌的发展征程时,也更要看见,在行业向着产业链条化、市场需求多元化、收益复合化、运营轻量化发展的今天,空间运营服务商越来越重,而对上下游的赋能却越来越重。接下来的办公空间,必须进一步拓展智能科技在有所不同办公场景的伸延,统合更多场景资源,将办公空间生态升级到更多、更丰富的维度。


上一页:八达岭特区办事处2021年第二季度安全生产工作总结

下一页:张家界2人违反居家隔离规定, 被强制自费隔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