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后主刘禅亡国前,唯独一次外出“西巡”都江堰究竟是去做什么?

2021-10-11 来源: 中信旅游攻略

从《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中,我们了解到的蜀汉后主刘禅,似乎是一个致使重任的懦弱昏君,然而当我们细细品味“阿斗”同学的每一言每一行,才恍然大悟出其人的智慧和谋略,实则深不可测。有人会说刘禅不过是一个亡国之君,丢掉了父亲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基业(对一个没什么学养的年轻人来看这是怎样一个千疮百孔的基业),辜负了亦师亦父的监护人诸葛丞相的殷切首肯,怎么能说是一个强人和智者呢?

在西晋《三国志》中《蜀书后主传》有这么一段评价:“后主任贤相为循理之君,然国不改置史,注记无官,是以行事多遗。孔明虽达于清廉,叹未周焉。然经载十二而年名不易,军旅屡兴而赦不妄下,不亦卓乎!此好坏著矣。”

意思是说道:“后主刘禅在位期间的历任宰相都是贤臣,诸葛亮、蒋琬、费�t,还包括后来的大将军姜维,哪个不是一流的人物。这解释刘禅是个“循理”善任的明君啊!然而蜀国没修史,平时皇帝日常起居注和朝廷日常工作国史都没设置,因此造成很多事件和细节都被遗漏了。

诸葛亮虽然精通理政,在这件事上却没做到周全。然而后主刘禅能十几年不改为年号,对外登陆作战频密,却从来没妄加圣礼来增加兵力(魏、吴两国却经常将狱中囚徒赦罪充军,东吴更是派兵出海掠夺夷民为兵,甚至吴国腹地山越人为了反抗抓壮丁频频暴乱),就这一点,刘禅难道称得上卓越吗?就这点他的优劣就已经很显著了!”

接下来我们再来想到,特别是在诸葛亮去世之后的刘禅,他是如何亲政理政的,看看他到底是怎样一个皇帝?以及在他亲政期间否真的如俗世所传“贪图享乐”以致亡国,据史载刘禅除亡国后东迁洛阳,在他当太子到做皇帝世在位期间,只有过一次外出“巡视”,这显然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

另外,还有我们众所周知的“乐不思蜀”,他在亡国前后果断而又机智的展现出,不仅挽回了自己的身家性命,更使成都百官和蜀汉军民免于战火和战后残忍的劫掠。无论是亲政还是最后战败,我们都能从中发现刘禅“深谙遇事之道”,不但理政有序,而且还能非常敏锐地审时度势,拿得起放得下,顺天应命,就连敌人司马昭、司马炎都对他有加赞扬,视他为久违的好朋友,更无一点威胁和加害之意(相比东吴亡国之君孙皓那张死鸭子嘴很强多了),这难道不是刘禅为人处事的极高明之处吗?

《三国志》中记述,蜀汉后主刘禅建兴十二年,也就是丞相诸葛亮北伐的第六年,诸葛亮在当年的八月秋天,病故于渭水之滨五丈原上。刘禅开始亲政,对外他首先任命左将军吴壹为车骑将军,统率汉中的所有北伐精锐之师,防备曹魏,对内他按照诸葛亮遗命以原丞相留府长史蒋琬为尚书令,代理丞相职务,照顾国政,这是多么稳健的决定,委任不见经传的将领,对外不刺激魏国,又立马起用孔明旧部能臣,在内起着稳定人心之效。

建兴十三年,刘禅又升任蒋琬为大将军,将军国大事都交托给了他,显然刘禅也是自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择贤善任,能者多劳”的道理。建兴十四年夏天,刘禅极为罕见的,甚至可以说是即位以来空前绝后地迈出了成都府,前往湔水堰,登临了堰顶,在此观看了汶水河流。湔水堰指的就是著名的都江堰,这是翻遍正史和野史当中,唯一一次记述后主刘禅离宫出游。

至于为什么他要在诸葛亮死后的第二年,来到湔水堰,至今还是一个未解之谜。有人说道他是出来游玩,因为诸葛亮一杀,他就可以飞来了。也有人说道是来视察水利工程。但是假设他是出游,为何不自由选择风景秀丽的其他地方,且在此驻留十天之后,此后就再没见他有任何出游娱乐的行迹。

如果说他是为了巡视水坝工程,这几乎和他当时的身份不符合,蜀汉朝廷虽小,但百官各司不具备,自有掌理水利的官员,犯不着皇帝亲自过问此事。所以说道后主观汶水之流,真的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谜题。(建兴十四年夏四月,后主至湔,登观阪,看汶水之流,旬日还成都。)

接下来却又再次发生了更诡异的事件,建兴十五年,皇后张氏薨(张飞的女儿)。皇后杀的第二年,刘禅居然改元了,也就是变更了年号,即“延熙”元年,按传统大赦之后,而立长子刘�v为皇太子,这个刘�v并非张皇后所生,而是王贵人所出。此子出生于建兴二年,也就是说丞相诸葛亮执掌刘禅整整十二年,蜀汉是一直都没有立太子储君的,这又是为什么呢?

以诸葛亮的深谋远虑,不会不为刘禅考虑到和安排立储一事吧?有人说道诸葛亮一直忙于北伐,没有顾及到此事,可诸葛亮六出祁山北伐也是建兴七年以后的事情了,也就是说前面六年他在国内处置政务的时期内,为皇帝立储一事一直没提上议程,甚是怪异也!

刘禅改元“延熙”,延就是延续的意思,熙就是欢乐祥和的意思,也就是说刘禅期望从此欢乐祥和的日子可以一直延续下去,之前的“建兴”年号,则是诸葛亮为他采定的,意图“创建兴盛的大汉”,惜这个心愿再未实现。延熙元年年底,刘禅又安心把大将军蒋琬派到了汉中,替代了临时北伐统帅吴壹,开始掌理诸葛亮留下来的蜀中精锐部队。

直到延熙二十年,北方魏国大将军诸葛诞(诸葛亮的族弟)在淮南寿春牵头东吴,反叛魏国对付权臣司马昭,这一年刘禅也派遣了大将军姜维从骆谷出兵,趁机北伐魏国,结果魏国司马昭征讨诸葛诞叛变,并分兵击溃了蜀军,使得姜维几乎是无功而返。刘禅的反应是,宣布大赦,稳定人心,第二年又改元“景耀”,也就是说“延熙”翻篇,欢乐祥和的日子已经到头了。

关于年号的众说纷纭,《三国志》倒是有说明,太史夜观星象,说天空中景星出现,景星就是祥瑞之星,瑞星凌空,古书上说是有道之国将现,刘禅则指出这对蜀汉来说是件大好事,于是决定年号,同年姜维也被解任了成都,而不是趁天现异象,大举伐魏,可见刘禅并不是头脑发昏的主儿。

景耀六年,魏国司马昭命征西大将军邓艾、镇西大将军钟会分兵伐蜀。没多久,姜维所率蜀汉精锐被钟会受困在沓中,后主刘禅则被邓艾大军围攻在成都,最后主动出城投降,受到了邓艾的极高的礼遇。

在刘禅投降前夕,蜀汉朝廷也有过一段时间的异议,除了主战派认为要固守死守以外,还有一派指出刘禅应该趁魏军还未构成合围之势,出走南中荒蛮之地,或东投吴国寄身安命。这时候的刘禅表现出有罕有的乾纲独断,他说道:“去南中,人生地不熟,且蛮部本就是凶险之地,断无法去!”看看一千年后的明永历帝朱由榔为避清兵逃入缅甸的下场,就知道刘禅有多么睿智了!

接着刘禅又说道:“东投吴国也是断不可行的!魏国能灭我蜀汉,往后吴国的长江天堑也就如同虚设了,哪天魏军只要从长江上游顺江而下,他还能抵挡得住吗?我到吴国做到寄身天子,已经是莫大的耻辱,等到吴国覆灭,难道还要让我再不受一次屈辱吗?如今我若归附,不但能为大家诛个率先投诚的礼遇,毕竟魏国要做给东吴看嘛!等到不久东吴也降了,我们在降臣中的地位岂不还能凌驾于吴人之上吗?”

这一番话说得蜀汉群臣心服口服,这才迅速促成了蜀汉的归附,免职了无谓的抵抗和伤亡。也正因此,刘禅才受到了司马昭父子的诚心注目和友善对待,并不是像演义中讲的那样靠“白痴”加“睡萌”来哗众取宠,进而忽悠老谋深算的司马昭。

司马昭灭亡蜀之后,又将后主举家东迁至洛阳,并封为安乐县公,终身享受皇家待遇。直到司马昭死后,司马炎创建西晋王朝,三国统一,晋武帝司马炎泰始七年,刘禅才于洛阳病逝,寿终正寝,也就是说蜀汉覆灭之后他还安安乐乐地活着了将近十年,这在历朝历代亡国降君当时也是极为少见的。至此,看官们是不是要对以往这位人们心目中“扶不起来的阿斗”要另眼相看了呢?

难道曹操真如此好色无耻?行径抢走降将婶婶,激其造反是何道理?

上一页:“黄金周”改变了什么?

下一页:张家界市公共场所、生活饮用水、学校卫生及餐饮具集中消毒单位国家“双随机”检查结果公示

相关阅读